咸阳网
首页 > 问答 > 分类 > 投诉 > 回答
信件标题:

内蒙古呼伦贝尔:治沙英雄遭遇悲苦叩问官员

提问者:景建华 | 浏览: 次 | 2017-02-27 23:19:45   
信件内容: 尊敬的习总书记和党中央、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国务院领导:您好! 我的问题除了您以外,无人能解决。 我抱最后的希望,我只能通过网络告御状,只能学习清朝年间杨乃武与小白菜,申诉冤情.....他们是私情涉及腐败,两年打完官司。我是治沙造福社会的公益事业,有法律法规明文规定,中央文件、新闻媒体、高调弘扬,30年承包合同,17年来申诉、打官司都没有申请到一个“承包证”....21世纪中国是发展了,是进步了..... 我是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镇,景德林场、景建华,中共党员,个体治沙户、治沙面积3万3千127亩(666.6平方米/亩)。(合同面积20790亩大亩、1千平方米/亩,合31188亩小亩) 林场目前种植乔木13000多亩,灌木10500多亩。其中乔木9000余亩,是从2010年开始到2014年,旗林业局以我“强占”了政府的地为由,伙同下属阿尔山林场又拉进其他个人,在我承包治理区封育网围栏内抢种的。实际上,我已经种植灌木和种草全部治理好了,旗林业局就是为了种树占地,种上树就变成旗林业局的国有林地了,剩余9600多亩沙柳和草场我在养牧用。 向您求助四个问题 一、能够帮助解决发放沙化“土地承包使用权证” 二、能够帮助解决发放防风固沙“林权证” 三、解决当地政府毁林占地3573亩(防风固沙林)建设火葬场(自治区批复180亩)和垃圾场(自治区批复约72亩)的问题 四、解决政府部门贪污侵占国家补助、刮分承包土地、刮分造林款的问题和违法发放发林权证的问题。 事 实 与 理 由 当年国家号召地方政府和个人治理“三荒五荒地”,治理面积越大越多越好。当时,政府领导找到我父亲,请我父亲带头帮助政府治理沙化土地。 1999年4月,我父亲景如臣与当地阿木古郎镇政府签订了为期30年的沙化土地承包治理合同(附合同),实际上到2003年才给签订合同,当时没有GPS定位,都是开汽车测量,误差较大,当时草原上测量草场都是1千米X1米,1000平方米为1亩,当时亩为大亩,合同是20790亩(大亩),小亩应该是3万1千188亩,实际治理面积小亩是3万3千127亩(实际治理与合同面积差1939亩,小亩),对此,当时的政府镇长、林业局局长都有证明,承包地块的四至明确。现在亩数出现了差别,那也是政府造成的。政府有权任性,你政府也不能用自己的错误处罚我干活的老百姓啊,不管你是谁,那也得尊重历史事实。 从1999年(当年就进行了圈围和种树治理3万3千127亩)开始算。土地承包使用权证一直没有发放,在多年多次申请无果的情况下,我于2008年走上信访程序,四次申诉到呼伦贝市政府至今无果(前三次呼伦贝尔市信访局说材料丢失,让我补交材料,第四次申诉2014年9月28日没有答复)。 就政府毁林占地,旧垃圾场2004年建设,新垃圾场2011年7月1日开始建设(有毁林照片,约1060亩),火化场2011年9月开始建设(有照片,毁林约2013亩,占地2513亩)。在多次申诉无效的情况下,我 借助新的行政诉讼法生效之机会,2015年5月7日,开始在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2015年9月21日开庭审理,法院要求调解,但至今没有判决。 自从2009年国家给项目钱款以后,从2010年开始至2014年,旗政府强占我承包土地共计约1万3千零73亩!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政府的严重失信伤害了老百姓的心,他们不顾事实情况和历史原因,对我进行打压、排挤、边缘化......采取种种特权手段进行打击报复,更有个别腐败干部玩权弄术、滥用职权、凭空套取,从科、股长到省厅级都有涉及,证据是: 一、2015年三月(2014年11月开始),我找到呼伦贝尔市纪检委书记,纪检委书记说自己官太小管不了,我看到一些领导、职工的工资栏里有公益林管护费。 二、我于2014年8月17日,邮寄编号1040204891708的投诉材料,邮递中纪委(中央军委签收)邮寄编号1040204815708的投诉材料,邮递国家信访总局签收2014年8月7日,邮寄编号1040204530608的投诉材料,由国家林业局签收。 但这些投诉至今没有回复和找我,听说国家有关部门咨询过没有结果,能够摆平国家这几个单位的人不是普通人。 三、从1999年到2016年,17年来,我没有享受到国家一分钱的造林、治沙、油料补贴、防治等等一系列补贴,17年来应该不是小数目。我治理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地,他们应该一视同仁。 四、我治沙17年来,为了一个“承包证”找了政府十多年无果,到2016年12月止,旗、市土地局、旗政府、呼伦贝市政府,都是以集体土地没有“确权”为由不给发证,但我却偶尔发现2012年8月20日旗政府林业局,把我造林地9850亩给别人发了林权证刮分了,有效期到2027年6月30日。谁在违法发证,为什么(有复印件)? 17年来,我只有投入,没有收入,浇树用电用油都得上税,目前,仍然举债经营相当于80年代贫困生活,我们一家只有在林间留出的空地,养一些牛来维持生活,维护林场的维修、看护工作。我每次找政府诉求时,政府说,你在里面放牛,以我违反了合同(合同可以开地养牧)相威胁。我说我是根据中央文件,科学治理与合理利用,你们如果不让我养牛,把补助钱给我,我把牛处理了。我治理完了沙地,钱你们扣了、用了,地你不让我使用,钱也不让我用,防风固沙林我种完,你们放羊、放牛都行,你们说拿推土机推掉就大面积连根推掉,我放牛吃一口草就不行!这是什么道理?! 我信访申诉,把我踢皮球十几年,我告法院前期不受理,后期没结果,这些腐败分子,就是想逼死人吗?我是上访无路,告状无门,现在,我只能通过网络媒体,做最后一搏,让国家主席知道,让全国人民品评一下,也让来内蒙古投资的人知道我这种傻瓜.... 一些领导干部,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严重丧失做人的底线,更不配拿人民的血汗钱,这种人被人民所不齿....国法不容! 我不是非得要争多少钱,更不是跟谁过不去。 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要坚持原则,坚持做人的底线,更有党员权利第四条、第七、八条的权利。 作为一个公民,我要的是廉洁有力的政府公信力,要的是社会的公序良俗。 我作为一名干旱草原的沙漠治理者,我要的是社会效益,我要的是公平正义,我要的是人类和社会生存环境美好的改变..... 我作为一名沙漠化治理者,我不能让国家的良苦用心和优惠政策,加上我景建华家两代人用千辛万苦的血汗、倾家荡产、生死离别创造的财富,变成滋养腐败的唐僧肉,更不想让我们的血汗养活、装疯卖傻、玩权弄术、坑国害民的乱臣贼子、卖国贼。我就想在人生短短几十年里,能活的对社会有贡献,活的有价值..... 例如98年全国大水,九江大堤危急时,8月9日上午9点多,我从新左旗政府机要局向国家防汛总指挥部提供了5套保护方案,字头是温家宝副总理、钮茂生部长:我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景德林场景建华,现在我提供五套防洪方案,防泉涌、防管涌、防渗漏、快速护坡的隔离法和注入式快速护坡法,在电话中反复介绍了施工方法,注意事项等等,8月10日新闻联播中,记者长江报道采用了新式方法,保住了九江大堤,就是我的方法(现在还有原始底稿),当然并没有接到一句话的表扬和安慰,朋友说我的创意和专家创意吻合了,我说‘是’,长江水灾从春天闹到秋天了,专家能没有创意吗?其实,技术就是一层窗户纸。 我的技术来源于94年-95年度,保卫国土流失(中蒙界河)施工经验,我用了7天时间学习掌握了水利本科专业预决算编制技术(做的决算),并且是新左旗政府第一个通过国家审计的项目。 2006年6月7日,我 给胡锦涛主席(水坝系)写的黄河治理方案(挂号邮寄),投资约120亿人民币,一次性投入使用50—100年,使河套、河床下降10几米,黄河不再决堤,使黄河还有澄清日变成现实,续都江堰、大运河之后,第三大造福于人类的水利工程。因为我个人所掌握的天文、水文、地理资料有限,全都是从网上和图书馆收集的,有一定出入,有待详查核实细算。源于2005年淮河洪灾,抗洪到后期采用的方法和我98年提供的方法一样,我认为我的方法没有得到普及,不能造福百姓,所以,写了黄河治理方案。其中有一条,导弹防拦截方案,类似于现在普京总统伊尔96-400雷达陷阱功能,现在中国武器已经上去了不需要了(2006年)。 2007年,我去过两次国家专利局,咨询申请草原除雪和草原灭火专利,但是,大门没进去。 草原除雪(系列草原除雪、高速公路除雪、城市道路除雪、除冰),地势平缓的坡地都可以,以雪50厘米深度为例,每小时可除雪30-/40万平方米,而且最大限度不伤草。该技术源于1983年、-1984年呼伦贝尔盟大雪交通堵塞,海拉尔到新左旗(东旗)4个月通了1次运送救灾物资的车队,人缺粮食,牲畜没有食草料死了很多,我从1984年开始研究清除风雪灾害,现在没有人十几年研究一件事了。 草原灭火(城市灭火、森林灭火,难度系数比较高),草原最怕的是火灾,春秋两季防火,时间长时达到四个多月,我参加过几次扑火、灭火抢险任务,现场情况非常危险,火大、风大人都靠不上去,烧死、烧伤时有发生,我开始研究“火”的特性,经过多年研究,也就是说在没有悬崖峭壁的草原或者是平缓的丘陵草原,在风速7—8级的情况下,一台设备,可以扑灭火线30—40公里/小时,我上网查阅得知,到现在(2016年)世界上没有这两种设备。 2007年7月8日,我向新左旗发改局申请过“利用植物基因特性转基因方式大面积治沙”的申请,新左旗发改局2008年4月7日批复“新左政发(2008)30号批文”,我的方案名字叫“万亩沙漠一日绿”,后期一直陷入了无休止的申请证件和信访中,居然十年无果啊! 以上,我想说明的是我的心态过程,只想在有生之年,做点对人类社会有价值的事。 八年,抗日战争胜利了,三年,解放战争胜利了,11年新中国成立了,我治沙17年,连一个土地承包使用权证都没有申请下来,我自己掏钱治沙3万3千127亩,连一颗林木的林权证都没有得到,信访了十年都没有走出新左旗到呼伦贝尔市的178公里,中级人民法院三个年度都没有判处一个案子结果,真是我的悲哀!!! 我这个问题在网上公开后,有四个结果 中国这么大,像我这样愿意操心公益事情的人很多,一定会受到启发,把我说的几个方案,做得更好。 我的问题在主席的批示下,得到彻底解决。 我可能受到腐败分子的打击报复,被黑枪打死。 政府以某种莫须有的罪名把我消失在监狱里。 详情,请搜索:内蒙古呼伦贝尔:治沙英雄的悲惨遭遇和辛酸故事,可以了解一些细节,百度搜索可查新左旗景德林场。 此 致 敬礼 求助人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 景德林场治沙人:景建华 身份证号码:152130196808220037。 联系电话:13474935475.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 原文来自凯迪社区: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5&id=12141266
信件标题: *

说明:

西咸新闻网网络问政频道,在这里你可以投诉、咨询、爆料、问政。
信件分类:
信件内容: *
你的称呼: *
联系电话: *

说明:

电话我们将会为你保密,请您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