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高端访谈 > > 正文

魅西安专访安君康:“我喜欢大家叫我“关中牡丹安”

职业画家安君康

采访的地点在安君康的画室,二十来平米的空间里,陈设简单,书香气十足。一张长桌,一个小几,两个书柜,几乎就是里面全部的“家当”。对于安君康来说,这个画室不仅仅是他工作的地方,他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

安君康作品


安君康说,自己是一个职业画家,所以要保证天天动笔,除了外出和必要的应酬,他基本上都要在画室里,经常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都在进行创作吗?倒也不是。安君康更愿意将其称之为“动笔”,他说动笔不一定就是要创作出成品,而是一种不间断的学习。“我觉得画画的状态就是一直在学习,这是最好的状态。”

安君康作品


安君康说,即使不想动笔,他也愿意待在画室里,只有在这个空间里,他才能构思自己想画的东西。而这种状态对于安君康来说,源于对书画的热爱和多年养成的习惯。在画室里动笔和构思,根本不需要用自律去维持,那就像是和吃饭喝水一样自然的事。换句话说,画画早就成为了他的一种生活状态。

魅西安团队采访安君康

他从小喜欢八大山人作品的静和大的格局,八大的灵性和笔墨也让他震撼,“一开始就是半辈子”

熟悉安君康的人,必然知晓他“自学成才”和“少年成名”的故事。说起学画的契机,安君康说,就是喜爱。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没有专业的美术老师,但是受美术书籍的吸引,安君康开始了自己的摸索和学习,从大师们的作品中寻找规律。启蒙阶段,出现在美术课本里的八大山人的画对他产生了冲击。八大山人的画笔墨简单,看似漫不经心,却擅长通过夸张变形和留白凸显意境。安君康说,他喜欢八大山人的画里静的状态和大的格局,而画中透出的灵性和笔墨的感染力也让他觉得震撼。那个时候没有宣纸,安君康就拿道林纸,尝试着做水墨画。“也没有老师指导,就是爱。从那儿就开始(画画),一开始就是半辈子。”

安君康作品


被许多评家誉为“关中牡丹安”和“墨兰圣手”,安却说,累于虚名

中学期间,安君康的作品在各类学生刊物上发表,《语文报》、《中学生杂志》、《当代中学生》、《中学生文史》等刊物载着他的作品,发行至全国各地,少年时代的安君康在学生圈里因此成了“红人”。

但安君康说,真正成为职业画家是从1996年应聘去北京空军开始的,后来,他又在甘肃、宁夏发展了10年,那个时候他开始做一些水墨画的尝试,画中也渐渐有了自己的特点,因此在这10年里,他受到不少当地的媒体的关注。“算是有一点小名气”,但他紧接着说:“其实名气这东西,更多的是一个虚名,这些年,好像是名气还大了一点,但虚的东西(很多)。”

安君康的真诚和谦虚让人感到意外,他在国画领域主攻花鸟,兼及山水、人物,其笔下的牡丹、兰草闻名于西部艺坛,在过往的报道评论中备受称赞,他也因此被誉为“关中牡丹安”和“墨兰圣手”。但在采访中,安君康却讲到,自己2014年之前的画,很大程度上都被市场因素所影响。

安君康作品


2014年前后,安的画风经历了“朝着买画的人画”到“自己画自己”的转变

2014年是一个转折,2014年之前,对于安君康来说,画画更重要的一个功能在于它是一份工作、一个养家的途径,“把画画好”,然后“有人来买”,画画这件事,目的明确,路径清晰。在书画市场上,牡丹、兰草的喜爱者和收藏者相对较多,一方面当然出于自身的喜欢,另一方面也考虑到市场,所以那个时候安君康的画更多的是面向市场,走的也是雅俗共赏的路线。

2014年之后,市场相对稳定下来,安君康的创作进入了一个较为自由的状态,用他的话说,也就是“写心”的状态。安君康说,这既是风格上的转变,也是一种观念的转变。他冒险地尝试着放弃一部分市场,去画一些自己想画的画,更多地按照自己的标准来作画,尊重自己的意愿,表达更加个人的感悟,“以前是朝着买画的人画,现在是自己在画自己的画”。

安君康作品


安君康说,这几年画中涉及的面会相对广一点,但主题依然偏向于兰草、紫藤、荷花这类文人画题材,这跟自己的性格和学养联系密切。连安君康身边的朋友都发现,他现在心态更加平和,比从前更接地气,安君康调侃说这叫 “原野味儿”。从风格上来说,安君康觉得自己这几年画得更自由了,他非常满意这种状态。以前,尽管周围很多朋友都评价他的画大气,但他自己总是不完全满意,觉得此前的画画得过于拘谨。逐渐进入写心的状态,对安君康来讲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美术批评者、独立策展人薛洪涛这样评价安君康现在的画——全以写意方法处之,书法性的笔墨,有古意的塑形与变形,接续了传统写意花鸟画文脉,又不乏新的时代风貌... ...寥寥几笔能够营造一个充满意蕴的境界。

安君康作品


安君康说,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以学生的心态保持学习。这几年他在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但这些尝试更多的是向传统学习,他说,中国画尝试这么多年,逐渐才明白,还是要在传统里面找东西,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

另一方面,他也向大师学习。2014年之后,他又重新回头,把目光放在山水画上,重新审视八大山人、齐白石、吴昌硕、任伯年等人的作品。安君康发现,个人的阅历,在创作中起到很大的作用,阅历跟不上,线条质量和笔墨格局就跟不上。

风格没有变之前,安君康画画的风格更偏向写实,追求画面美观好看。而现在,他把“像”的部分舍弃了一些,从生活状态里抽离出来,重新构造画面。从写形到写神,也许就是一个注定要经历的、从“看山是山”到“看山不是山”的过程。



安君康作品


安君康曾花大力气画过一幅八尺整张的画,画成后感觉不好,就“撕了算了”

安君康这些年来有一个座右铭,那就是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问及最大的成就,安君康说,有那么多人收藏他的画,被大家所认可,就是最大的成就。同样,谈到座右铭,他说最基础的是要把人做好,其次要把画画好,人家拿钱买画或者求你一幅画,必须拿出真诚给人家,要对得住人。对人要拿出真心,作画要有诚意,这就是安君康座右铭的具体内涵。

2014年的转折也许不是偶然,事实上,安君康一以贯之地,对自己的画始终保持清醒和审视。多年来他养成一个习惯,但凡不满意的画,就一定得撕毁它,不能让它们留在世界上丢人。不仅如此,连他的妻子也深受他的影响。

安君康作品


安君康曾经花大力气画过一幅八尺整张宣纸的画,画成后,安君康夫妻二人对着画琢磨。

妻子问他,画得怎么样,安君康摇头说感觉不好。妻子问那怎么办,安君康说撕了算了。

话音刚落,安君康就看见妻子从墙上取下画,拿在手里毫不犹豫地就撕掉了。反观安君康自己,倒是妻子这一撕替他下定决心。安君康说撕画的事让他觉得非常骄傲,画家必须对每一幅作品负责任,他的这个理念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

安君康作品


安君康近期在筹备他的个展,他说,他预计拿出70幅作品参加个展,原本在去年,有五十多幅作品已经被定下来了。但到了今年,原定的五十多幅被反复筛选得只剩下二十多。由于三分之二以上的画被否定,个展也只能暂缓。

不断的自我否定对于安君康来说不是一件值得心疼的事情,他说个展的意义是综合地表现自己当前最好的状态,要做就要把自己的实力表现出来,起码得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观众,你自己不能拿出来真正值得看的东西还不如作罢。

这种清醒和自省同样体现在安君康对外界赞誉的态度上,他说自己最讨厌称王称霸的人,他做不到画个牡丹,就自称牡丹王的事。但是,他喜欢大家叫他“关中牡丹安”,因为“关中”是一个地域的概念,是有局限性的,“关中牡丹安”就是指关中这一带,有个姓安的人画牡丹有些特点,这个形容他非常喜欢。“墨兰圣手”就有些太过了,他说这个高度太高,恐怕这一辈子都达不到。

对于眼下可实现的目标,安君康有自己的打算,他说,希望自己可以五年内办一个画展、近期出一本高质量的小品画集,但是——他还是补充道,第一是要保证的就是质量,因为画画不能讲求数量。

【人物档案】


安君康,1968年生,陕西永寿县人,当代职业书画家。现任咸阳市政协委员、永寿县政协常委,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秘鲁书法家协会顾问、世侨书画院秘鲁创作院顾问、比利时世界文化艺术交流中心顾问。

左:安君康 右:薛洪涛

附:薛洪涛评安君康

现在很多人进入美院、画院学习、进修,不是为了学画画,而是为了抬高身价,或是为了认识某个名师,混迹于画坛,或是为了进入一个圈子一起玩玩,但安君康似乎显得很另类,他的目的十分原始而单纯,就是为了过好日子有个好的生活。他五十岁前就这样为了生计很艰难的一步一步走过来,现在日子好起来了,他才静下心来在绘画专业上得到进一步提升。

上述这些,似乎于安君康的评论无关,实则大有关联。在我看来,一个艺术家的价值在于,能于众声喧哗中择其独特的道路,能于看似相同的抉择中见出别样来,甚至能于同样的师承,同样的圈子,同样的经历中见别样的气局来,这便是其独特价值之所在。

安君康的才气是毋庸置疑的,在同一个年龄或同一个圈子的这一批画家中,他的才华当不输于他人。但在才气的基础上,我很看重他的功力,也就是说对绘画理解深度和笔墨修养上的厚度与纯度。

新时期以来,中国画趋于多元。多元标志着更自由,更多样,更开放,更个性化。在这种情势中,安君康随时代而作的画,就显得更为可贵。安君康的画可以说全以写意方法处之,书法性的笔墨,有古意的塑形与变形,接续了传统写意花鸟画文脉,又不乏新的时代风貌,我看到他的作品,我想他一定是个善良心地纯净的人,他对人生、自然、社会一定有自己的、独特而深刻的感觉,他一定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文化精神,中国的绘画传统都有一个深刻的认识,他一定是一个很有趣味的人。另外从画面上来看,他的画多数用笔用墨不多,寥寥几笔能够营造一个充满意蕴的境界,以及对传统的理解,也体现他的作品一个很高的品格。

安君康正处在艺术创造的最佳时期,有丰富的人生经验和艺术积累,又有充沛的精力和相对充分的时间,一定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我提供的参考建议是:第一,适当的拓展题材,使笔下的花鸟画更多样性;第二,在表现花鸟的生命和精神世界这一范围之内,挖掘的更深一些。当然,如何选择与开拓是他自己的事。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