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教育频道
您的位置:教育频道 > 文化教育 > 教育新闻 > > 正文

【缑晓晓】散文:木城姑娘

四川木城的才女郑玉容看了我写李全文的《你那也敢叫抽烟》和《这舒敏》后,留言问我:你咋不写我哩!我还没来得及回复,她的粉丝小兄弟缑明强(写玄幻小说的网络作家,挣钱历害的太太!)就留言砸呱我说:郑玉容不入我的法眼!额滴神哎,这是抬举我呢还是骂我呢?这把他缑哥说成啥了?你缑哥我无名小卒一个还瞅红灭绿?有资格眼睛长在头顶吗?正值酷暑,感觉七月飘雪,冤枉啊!


好吧,就写一篇《木城姑娘》。

我先后在三个农村乡镇、两个城市街道办工作过,或当老师或当所谓的比芝麻还小的碎官,基层女同事接触不少。还没有见过像郑玉容这么爱嘚瑟爱发自个照片的基层一线女娃——尽管我这个中年大叔现在也爱显摆扎势。要知道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的,地雷、小鞋、流言风语多得很,哪有那么多的空间让你嘚瑟呢?

可郑玉容就不可救药的爱嘚瑟,自恋的不行!一会晒个采茶的照片,一会整个抡镢头挖地的照片,一会发个光脚走路的照片,一会又亮出她的厨艺,一会自拍个大头照,好像要全天下人都知道她长得好看一样!我也是醉了,更是服气的不行!你说丑男多怪可以理解,你个女娃娃家知道含蓄优雅不?知道低调内敛不?这么张扬就不怕被打劫了?你这么阳光灿烂让基层一线苦逼的干部情何以堪?!环保、扶贫、城管、拆迁、民政,等等等等,哪个不是压力山大狼奔猪突?可这娃偏偏没心没肺的一天傻不拉几瓜不楞楞的乐呵,真他娘的风轻云淡的心态好!举重若轻,化繁为简,你是喝你爸妈家茶园的竹叶青得道啦?成仙啦?

这女娃还真不服不行!正所谓任你泼烦木乱满天飞,加班加点千般苦,我自给世界以笑脸迎!瞧瞧,在琐碎繁忙的基层工作没有阳光都灿烂,这心态杠杠的!

你要认为这娃是个傻妹,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工作之余学写诗,多半年过去老在门外转圈圈,看有些诗坛大神写的诗楞是琢磨不透,一头雾水满脸懵逼,迟笨呆木打了几个花拳绣腿三脚猫的招式,让行家方家觉得我跟耍猴一样逗逼,有的碍于情面发个笑脸,有的无可奈何说声好!有的不屑理睬连回音都没有,把我这个老男人打击的噼里啪啦,就连在大学文学院当叫兽(教授)的我的兄弟都不给他哥我捧场,把我气的在微信里威胁他,拿大碗全套棍棍面诱惑他,他才给我点个赞!现在竟然要说请他吃水盆羊肉才给我点赞,你说气人不?真个是蹬鼻子上脸了么!唉,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咱咋碰不到《红楼梦》里林黛玉给我教写诗呢?

至于小说,太费脑子了!十年前写过一个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小说的《投在波里的月》,抽了七八盒烟,写了六七个晚上才凑了15000多字。写出来被朋友骂我是流氓,吓的我再也不敢写啦!

而这个郑玉容呢,小说是一篇一篇的写,跟演连续剧一样!把我羡慕嫉妒的咬牙切齿!写她大爷三奶奶、她五婶她八姨的事跟真的一样,我就问她你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么?还是很久以前的生活你经历了?还是你和过去的某人谈恋爱啦?!你有那么多叔叔阿姨、姑婆舅爷给你成天讲故事让你写么?你有多少生活阅历生命体验呢?

我看她过几天就更新一章,看进去了还揪心人物命运,吊人胃口么!情节扣人心弦曲折生动,细节栩栩如生如临其境,在网络阅读碎片化、零星化的当下,不时可以让你“滋的一声”小品小酌一下,蛮好蛮惬意的了!普通老百姓的命运走向个人起伏,何尝没有时代的印记呢?老想写史诗的厚重的还不把人累死了?写完小说又写散文,写什么陪她老爸喝酒啦,她的木城有多美啦,写她家的茶园啦,写她女儿多么冰雪聪明啦(实际夸她会生养么)!写什么剪了短头发啦,等等等等,行云流水,清丽活泼,调皮有趣,满满的是知足感恩,荡漾的是小小的得意,少激愤多爽朗,心性明亮,文章自然阳光。咱老百姓不就是求得无灾少病,安居有业现世安稳么。读起来有春风,有暖意。把伤口病灶撕裂开就是好文章么,不见得吧。

说起来认识加微信还曲里拐弯的(通过我在延安甘泉县的一起长大的发小程张利认识了李全文,通过李全文转发她的文章认识了这四川女娃),就感叹网络的便捷,天南地北在网上都可以找到臭味相投的!

当然,郑玉容长得也漂亮,人想衣服花想容么,名字就叫玉容,怪不得爱嘚瑟,有资本么!还姓郑,将来当官也是正的!不像我姓缑(gou),老被人叫猴,我纠正了以后,人家马上说:哦,狗!狗!唉,不是猴就是狗,有时候叫猴还好听些!你看看,人比人有时候气死人的。

名字叫得好长得好的美女多了去了。关健这娃俗气少,漂亮的皮囊千千万,有趣的灵魂却稀少,在基层工作,累死累活还能抽出时间写小说、写散文,给人以温暖向上的正能量,就很难得了!

对了,她的公众号《木城姑娘》的个性签名是:青草一株,自然生长。竹子也是草呢!有节有清气,直溜往上长谁说比不上大树呢?

写完这篇小文,我突然想象这娃下班回家路上哼着小曲又嘚瑟了。哈哈,她缑哥把她吹捧了么!不写了,咱就这点墨水都倒完了!惹得她的男粉丝吃醋就麻烦了!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