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书画频道
您的位置:书画频道 > 名人字画 > > 正文

咸阳市政协委员、书法家刘方左笔书画作品欣赏



著名书法家刘方





























书成一家方为高
杨焕亭
      因了我在写作之余,喜欢翰墨涂鸦,故而交了不少书法界的朋友,在众多的书坛知己中,刘方属于比较年轻而且先锋的一位。他勤于读书,长于思考,经过多年临池摹碑,在吸纳前贤成果,承继传统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融隶、篆、魏楷为一体的个人书风,受到广大读者的好评和青睐,我毎读他的书法,常常引发如此的认知,这就是书法艺术从本体上说,是一门创新的艺术,个性的艺术,只有形成承载着时代精神,又凝结着个人“心性”的书风,才能算做取得了骄人的成果。
    中国书法源远流长,根深叶茂,每一代的书法艺术都毫无疑问地继承了前人的思想和艺术精华,也融了自己对生活的真挚灼见,实践体验,如此波浪迭起地推动书法艺术大繁荣和发展,因此,当代任何一个书法家,都不可能离开传统的轨道,更不能割断历史去孤立地谈论创新。故而,我在欣赏别人的书法作品时,总是要先看一看有没有来路,有没有宗法。面对喧嚣躁动的书坛浮靡,我常常对于传统的日益式微感到深深的忧虑。然而,刘方的创作实践却是脚踏实地地以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为出发点的。早在少年时期,他就在老师的指导下,买了各种字帖,临池不断。坚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参军以后,更是纸上走马,耕耘不辍,逐渐脱颖而出,成为部队书法家,近年来,他先后师从于胡介文、钟明善、周俊杰、薛凡、叶炳喜、江野、范承斌等著名书法家,无论在书法理论还是书法实践上都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因此,读他的书法,笔墨韵致间,可见“二王”的潇洒;魏碑的凝重,秦篆的迤逦,唐楷的大气。诚如意大利学着克罗齐所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同样,一切书法艺术,从本源上说,也都属于“当代”艺术,既是书家所处的时代的辉煌巅峰,又是后来人出发的驿站。刘方的艺术道路,对于医治今天书坛德尔浮躁病,无疑是一剂醒脑剂。
    然而,书法既然属于“当代”艺术,它就不可能永远停留在传统的投影下裹足不前,所谓“法师兰亭得气韵,书随时代见精神”正是说的创新,乃是书法繁荣和发展的规律。师法传统是为了走出传统,临帖摹写是为了创造新的精彩。即所谓“囊括万殊,裁为一体”,刘方的书写风格正是创新的结果。读他书写的六条屏《沁园春·雪》,布局恢弘,大气磅礴。书家融秦篆与汉隶与一体,以灵动飞跃的线条语言诠释了毛泽东词所描写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北国风光”的凝重浑厚,“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苍茫无垠;“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激越动感;抒发了诗人面对“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而感叹“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豪放情怀。整部作品,呼应周转,浑然一体。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寄托了书法家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赤字之爱;字里行间彰显了秦文化的博大沉雄,汉文化的万千气象,盛唐气象的姹紫嫣红,是章法布局与结构艺术的有机统一。其章法险峻平和,对立统一以呼应,疏密有致而错落。若清溪奔于幽谷;若秀林静夜而听泉流;若酒醉之余而沐春风;其结构,秀而遒劲,扑而宕岫,张而不狷,收而不拘,一卷在手,若月下品茗而对坐相悦。以此观之,书法,就是传达审美的一种文化符号,只有当它承载了文化内涵的时候,才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
    当我们说到书法艺术“外事造化,中得心源”的时候,实际上是说,从哲学的角度看,书法乃是主体世界与客体世界对话的,是思维方式与个人情趣的表里相映。刘方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年代,生活赋予了他新锐的目光和开放的思维,这就使得他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执着地追求前卫和先锋。例如,近年来他一直探索“书画一体,书中有画,画中有书”的布局。在书法的空间处,嵌入淡墨、淡彩山水、林木。对于他的这种追求怎么评价?也许有些论家会觉得不免有“杂糅繁复”之感。然而,在我看来,诚如鲁迅多说,世上本没有路,走得多了,就成了路,任何新的艺术形式都是在创新中走向成熟的。我看好的是他在艺术探索中那种与时俱进的精神,那种独辟蹊径的胆识,那种同中求异的勇气,那种学而思进的意志。读他的书法作品“锲而不舍”,既可见书法的奔放,又可见山道的蜿蜒崎岖,二者相得益彰,较好得表现了克坚攻难的审美主题。
     刘方虽然已过不惑之年,然而,就书法艺术来说,仍然是青春勃发的花季,只要他紧紧把握住传统这一条基线,牢牢抓住创新这一艺术精髓,踏踏实实的耕耘生活,一定能够“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创造出属于时代,也属于自己的辉煌。

联系电话:15319001983 刘老师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