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讲述 > > 正文

崔永利说事丨东北警察打记者与陕西三原采访罗小弟案遭遇

   
   记者暗访黑龙江营养餐被打,两名记者用冰箱、椅子、行李等物品堵住宾馆门
   
   看到东北警察涉嫌掌掴记者,使得我本周想促进警察和记者关系的计划流产。
 
   我在一些公共场合称,中国警察点点滴滴的进步我能感觉到。我也尝试写一些帮助、理解、替警察呼吁的评论。但是,本周遇到的一些警察故事令我很尴尬。
 
 
   本周,西安交警过生日,妻子女儿拍特殊的全家福,还是令人有一丝触动。虽然没有一些党媒党刊的新媒体表现的异常感动,老崔总觉得这个小亮点,还是能打动一些人。她就像一个小家碧玉的女子,不妩媚,但是,偶尔一颦也有动人之处。
 
 
   大荔“吊瓶警花”我也是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毕竟一个协警也没有多么大的野心,也就是同事用手机记录下她工作的一瞬间。后来据说,由于网络的质疑,这个女协警又到小诊所打吊针去了。
 
   我在尝试着改变我对警察蜀黍的态度,但是这次遭遇再次令人尴尬。
 
   12月16日,笔者在陕西省三原县采访其它新闻的时候,突然发现大量的警车呼啸而至。并在一个地方拉起了警戒线。职业的习惯,我下车后站在警戒线外面,掏出了小照相机。
 
 
   很快,大量荷枪实弹的警察下了车,又有一些戴着手铐、脚链的犯罪嫌疑人被带下车。据说,这是三原县涉黑案件罗小弟团伙指认现场。这个时候,我举起相机拍照,也有一些围观人员录像。突然,一些民警扑过来制止我,还有一个女民警怒叱我,“你没有权利拍犯罪嫌疑人,你不能侵犯他们的肖像权”。我心里说“你们整天搞公审公判大会就可以,我侵犯人家的权利人家就去告我,管你们什么事情”。
 
 
   后来有民警欲抢夺我的相机,有更多的民警在大声训斥我。我也大声说,“公安部规定,民警办案警戒线外可以拍照的,”
 
   我一直在强调公安部的规定,但是这些公安厅和三原县的民警,就好像不是公安部门的警察一样,毫不理会。
 
 
    更有甚者,在制止了我拍照后,有一位随车拍照的民警,用镜头对着我就是一阵连拍。“我在警戒线外拍你们不行,你们在警戒线内拍我就可以”?随后,一位警察粗暴的拽着我,拉我横穿警戒线后,让我在车里拿出记者证才算完事,其实,警戒线外,有没有记者证都可以拍照。警察蜀黍数十人手持枪支,主要是为了怕劫法场,而不是害怕记者或持手机录像的群众的。
 
    无奈,我就在这个周末翻出陕西省副省长、杜航伟在今年7月份左右,和基层民警的座谈会。杜厅长在座谈会上的这段话,后来被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在突发事件应对中,要习惯主动发声,回应社会关切,处乱不惊而没必要‘反应过激’。执法部门做到‘法治至上’,就会引导群众‘理性至上’”。
 
 
    杜厅长最后强调,面对媒体不要“怕、躲、捂”。但是,个别干警见识短,见到镜头头就晕,就要制止采访。我真想不到,你们见到记者镜头头就晕,如果见到犯罪嫌疑人的刀呢?枪呢?
 
    老崔给陕西省公安厅建议,应该将杜厅长这段对媒体不要“怕、躲、捂”的话,以及公安部规定的警戒线外可以拍照的指示精神,印在出警民警工作证后面,提醒他们,“你们拿着枪在办案,人家记者拿着相机也是在上班”。不要将自己工作的神圣度凌驾到其他行业之上。
 
    我一直想在改善记者和警察的关系,也许现场的警察蜀黍在态度恶劣的对待一位记者,这位记者就会在夜晚躲在昏暗的家里,在键盘上给您亮剑,就像我。
 
这篇文章本来不想写,但是,看到东北有民警涉嫌掌掴记者,老崔不得不拍案而起,还是那句话,“您错了,我就批评,您对了,我就表扬”。
 
   就在刚才,老崔了解到,掌掴记者的甘南县兴十四镇派出所副所长李英东因为打记者被撤职。
晚安,诸位。给老崔压惊,别忘记打赏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