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本网专稿 > > 正文

冯西海 |《故乡植物志》(组诗)

《棉   花》

黄土地孕育茎杆

仍是褐黄,它的叶片先绿

由春到秋变黄

而棉果亦是在春秋之后

完成由绿到黄的裂变


棉果裂开的伤口

白色的棉花由湿变干

由固体被摘下晾干

在纺车转动手撕下拧成

流体的线,原来美丽

总成长于自里而外的毁灭重生


我突然明白有一个

跟你同名的女作家

为什么用身体写作,其实

你是用生命换来美,改变

植物只能裹腹保暖的

局限,你的生命史

是土地巨册亮丽的书签


《玉   米》


一个被归入粗粮层次的

植物,一个在夏收后

接替麦子和土地

延续庄稼爱情的

植物,一个我故乡的庄稼家族里

身板颀长的

植物,一个吐浆后

顶着红樱子粗叶子

铺天盖地形成青纱帐的

植物,一个果实可食

经过挑选茎秆也可以甘甜有味的

植物,一个很少被诗人歌颂

却诗意盎然的

植物,一个根须粗大

收割需要拦腰砍断才倒下的

植物,一个在秋雨秋风

欺负之后毫无怨言奉献自己一切的

植物,一个冬日凋零之前

最后美丽的

植物,在我的马凉坡

在我的鸭子坑

在我的老坟

在我的胭脂河畔

在我的渭河岸边

在我的咸阳原

在我的黄土高原

在我的秦岭南北

在我的中国

它显然不只是普通的

植物,总是让我把对

父亲母亲兄弟姐妹的亲情和崇敬

以生命礼赞的方式

念念不忘的伟大的植物


《麦   子》


要变成人类的粮食

得经受阳光的炙烤,绿色梦幻

遭遇炼狱五月,热风暴雨

惊雷闪电,抵达金色现实的过程

一点也不轻松,甚至

是脱胎换骨的噩梦,我们

挺直细细的腰杆,头顶沉重的

穗子,坚持一个季节

长出了白色芒刺包裹,我们的

收获来之不易,只馈赠

黑色脊梁和汗水的情人,挥舞

银色的铁镰,在死亡的

呼唤中报答养育我们的爱情

我们不惧怕地狱,理想

永远忠实土地和根须


《罂   粟》


我不知道,爱好种庄稼一辈子的

父亲突然在麦场上播种你

和罪恶阴谋欲望陷阱共生的

起初默默在黄泥土里发芽

成人后妖艳异常的植物


多年后父亲的遗骸也默默的埋进泥土

知天命的我日日颓废,亦

向往并不惧怕黄泉后的人生

有一个声音诱惑我优雅的老去

书房里除了书籍稿纸开始

被雪白的宣纸黑色的墨汁

丑陋的石头安详的木佛以及许多让我心静的

来自泥土的旧物造在我的铺毛毡的书案

以及凌乱的地面

以充满灵性的姿态

展示一个末世士子的精神向度


我终于明白,父亲的种植与农夫的本分无关

他老人家给他亲爱的二儿子送来一把一大把精神的

火把,就这么几十年

才明白火除了温暖

更是人活下去的希望


【作者简介】

冯西海

曾用笔名晴雪,号瓜棚主人、渭阳书院人。喜欢读闲书、水、石、文人故居、诗、书和画。认为写作是对命运的抗争。出版有长篇小说《爱恨无奈》《彩票》等个人著作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