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本网专稿 > > 正文

一个老兵对网络诗歌的一点看法

中国是诗的国度,也是世界上诗词歌赋大国。《诗经》是最早的一部诗歌,距今3000年了。就诗而论,顶峰在唐;就词而言,鼎盛在宋。春秋战国是诗词歌赋全面发展的一个历史时期,唐宋是诗词歌赋繁荣之时,明清凋谢,“今已消失”。所以,诗词歌赋起源于春秋,繁荣于唐宋,衰败于明清,“消失于当今”。

“前人愁不尽,留于后人愁。”我们不能说今天没有诗词歌赋,但从几千年的诗词歌赋发展演变就事而论,今天的诗词歌赋发展确实是令人堪忧的,也是史上最脆弱最濒危的一个时期。就像大熊猫,一息尚存,华夏仅存,你不能说它不存在,但已经需要保护了……

“山穷水尽无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幸中的万幸。在诗词歌赋凋谢之际,毛泽东和周树人两位大家横空出世,他们把倒退中的诗词推向了一个无人能及的高度。这个高度可以同诗词歌赋发展史上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组人相辩相驳相议的。可以这么说,毛泽东同志同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陆游、刘禹锡、杜牧、辛弃疾、曹操、李清照的心是最接近最相通的。为什么在诗词歌赋进入低谷这一非常之时,会出现这样一个力挽狂澜的奇迹呢?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即诗词是建立在厚积薄发的读书养气基础之上的,没有这个“厚积”,是很难随心所欲信手捏来的。这是其一;其二,诗歌是建立在高度的爱国基础之上的,这个爱国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没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大胸怀,没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舍我其谁’”的历史使命感,是写不出千古流芳的传世佳作的。试问今天的诗人又有几人能达到此两先生的境界高度呢?其三,要实践,要走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交八方友。”书房里是写不出“北国风光,千里冰封”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其四,精神和自信。“文明其精神”和“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在他们身上均有所体现有所发展有所突破。回顾近现代史,也只有毛泽东、周树人能做到以上四点了。泱泱大国,自古几人?故此他们诗词上超越了一个大时代,达到了诗词造诣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境地,以二人之力,硬是把止步不前,大有倒退之势的诗词歌赋推向了历史之巅。同时也弥补了只宋以来诗词歌赋欠缺的天坑。至少推后了康乾盛世以来诗词凋谢加速的大趋势。

正如佛经源于印度,却幸于中国。如果说唐代法显和玄奘印度取经,在佛国达到了佛学造诣上众高僧望尘莫及的佛识佛见,那么毛泽东、周树人即将进入下一个千年时缩短了与上一个千年的时空之差,让我们这个时代的诗词歌赋有幸同春秋战国、唐宋明清并驾齐驱。

现代人运用毛泽东诗词的频次超过了运用李白、杜甫、陆游、白居易的总和。仅此一点就能看出主席诗词的高度概括性和现实实用性以及优势“排他性”。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诗词不在多,在于精的问题。

刘邦《大风歌》,一首定乾坤。

刘希夷“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两句成名。

秋瑾几首名扬天下。

网络诗歌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