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本网专稿 > > 正文

《跑家》为什么能火?

一部写“跑家”故事的短篇小说集《跑家》火了!火的把十月的秋风都点燃了!

就像老房子着火,火的势大恣肆,火的就如今年秋季的网红草——粉黛乱子草,观者甚众,当当、京东、亚马逊网上购书屡屡断货。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跑家》横空出世的火,自有内在的因果:

题材上无人涉猎,新领域有别样的风景。


《跑家》拓展了小说的版图和疆域!在我有限的阅读范围内,陕西作家中,还没有人这么专业的写过古董市场这些“跑一线”进村入户的,亦商亦农的土专家故事。在以往小说题材中,有写官场的,有写历史人物的,有写知青的,有写商战风云的,有写打工的流浪儿童的,有写文艺圈知识分子的,有写家族故事的,等等等等,都有千古名作蔚然葳蕤,浩荡闪耀,还没有人写跑家的。中、美、俄、日是大国,刚果柬埔寨巴拿马也是国么!许海涛浸淫古董收藏市场几十年,长期跑一线,是圈内名声震天响的跑家,跑家写《跑家》,楞是开疆辟土,在文学的大观园里整出了一群名家大师没有涉猎的领域,或者是说没有倾注大量笔墨投入大量心血的人群——跑家!就写作题材讲,《跑家》就好比蝎子的尾巴——毒(独)一份了!

跑家不在三教九流,确是在关中大地芸芸众生中不能忽视的存在!他们把散落民间的珍宝古董、历史遗存、文化符号收集收藏,并转手入馆所、进大堂,以此生活以此立命,功莫大焉,善莫大焉!他们骑摩托车,驾驶三轮“蹦蹦车”,好一点的,有一辆遮风挡雨的“面包车”,搜寻半径三五十、一百多公里。他们进入村庄,扯开喇叭:“旧桌子老板凳袁大头老麻钱旱烟锅锅玉石嘴嘴旧书旧画儿老猪槽老马槽老窗子老门扇啥都要嗷收老货喽嗷……”这中间有多少传奇故事,多少喜怒哀乐,多少日月春秋?尽在《跑家》!读了《跑家》,想想贾平凹主席大名鼎鼎的上书房里那些狮子呀、佛像呀、瓦当呀,估摸着肯定有跑家在民间寻觅搜集的了。

《跑家》让民间生动鲜活的语言在大河中跃动,可亲可近,有如磁场般强大的吸引力。

让鬼说鬼话,让人说人话,让老百姓说结实带劲的话,并还原场景,如临其境,如置现场。老百姓怎么说,就怎么写,“跑家”的行规行话,乡间的土话俗语,活灵活现,接地气,是生活,不扭捏,不文气不道貌岸然,许海涛娴熟的做到了这一点。因此,《跑家》现场感极强,一捧起书就如旋窝般把你吸进去,进入一波三折,落差极大,传奇生动的故事当中,心跳如过山车、如飞瀑直下、如命悬一线,又峰回路转,又奇兵突现,跌宕起伏,飞浪如雪。每篇都是佳作,笔力雄健,开合自如,行云流水,恣意任为,如赵子龙万千军中长枪挥舞,仿佛无人之境,潇洒从容痛快淋漓!写民间就用民间的语言,就用民间的腔调味道,就像吃了一大碗全套棍棍面,再喝一碗面汤灌个缝缝,那就美得太太!关中就要有关中的特色,关中的味道,《跑家》来自关中,醇香味浓,劲道有嚼头,一日不咥一碗,生活没有滋味!把陕西话用的如此鲜活纯熟的,陕西大作家陈彦的长篇小说《装台》《主角》是一绝,许海涛的短篇小说集《跑家》也好的不得了!

语言上不一本正经装腔作势,文采飞扬又雅俗共赏,没有距离感,没有隔膜感,又抓住了大众的猎奇心理,故读者(目标人群)既入阳春白雪之目,又为下里巴人喜爱。如此这般,怎能不火?

《跑家》具有地标地域性标识,有承载关中八百里秦川文化宣传的独特作用。

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咸阳塬上埋皇上。在关中八百里这片神奇的大地,演绎了多少历史风云,有多少英雄人杰,民间又隐藏着多少宝贝古董、珍品老物?《跑家》呈现的是宝剑赠英雄,古董入馆所,珍迹再保护,遗存见天日的故事,只有在关中地域才有可能发生的传奇。在比拼眼力收藏收购的过程中,痴迷钻研,聚精会神三十余年的跑家许海涛自然有神附体,成为品鉴方家,以其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练就火眼金晴,成为跑家中的专家,飞机中的战斗机。写《跑家》得心应手,手到擒来。而在行文中所展现的文史知识以及关中方言土话,无疑从一个特别的角度宣传弘扬、记录记载了关中大地的历史和文化。《跑家》每篇都有文史知识、古董品鉴常识及老物文化附加。读此书不但一物一事引人入胜,更一物一品传播文化,让关中的风云春秋,民俗乡语以独特的视角走出潼关,走向世界,故《跑家》功莫大焉。《跑家》跑到哪里,哪里就有关中,就有关中风物故事和古物文化。这是传统文化的魅力,这是老祖宗遗留下的故事,可以让我们记住曾经的荣光和骄傲!小说在传奇的情节起伏中又有丰富信息量,像一串串珍珠熠熠生辉。

其它地方有跑家么?有!

其它地方的跑家能写出《跑家》么?

——没有!

陕西咸阳的跑家写了《跑家》,陕西就一人,全国仅此一人!

独家新闻,又写的斗折蛇行,鲜活生动又富有内涵,不火都不行么!

《跑家》让一个群体浮出水面,作了整体的呈现,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是考察世情的一个点位和剖面。

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一群人可以照见生民的悲欢,处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也有时代的印痕。许海涛的《跑家》写了无人写过的跑家这个群体,让我们可以清晰地了解当下这个群体的生存状况喜怒哀乐,也让他们以整体的风貌浮出水面。这个伟大的时代,有大师贾平凹笔下的《高兴》,有大作家陈彦的《装台》,有知名作家孙亚玲的《回家》,也应该有许海涛的《跑家》,这是底层的群体,或许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群体。底层群体的生活与生存,更具有时代的声音!也反映了温饱之后,人们对收藏的热情,对附着在古董老物上的历史文化珍视,在精神追求上取向高古,回归家园。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发展一日千里,成绩举世瞩目,作为生活在改革开放巨大变化中的这一群体,他们的生存渴望,他们的喜乐追求与时代同步。透视这一群体,无疑也有标本意义,无疑也有深刻的思考。

跑家既是时代的,又属于历史的,《跑家》部分承担了这样的记录,有当下之火,又必入将来回顾考察之依据了。

《跑家》之火,是持久的。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