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本网专稿 > > 正文

一颗顽石

前些日子哥几个去八里原拜访海波哥,返回西安时因时间尚早,便和稳强一同绕道蓝田县城,顺道又欣赏了一遍蓝田新城的美景。最大的收获莫过于从灞河滩捡到顽石一枚,黑魆魆的表面点缀着片片亮斑,扁圆的体形煞是可爱,玩着玩着竟然有些爱不释手了。

自小在灞河滩长大的我,从来未对满河滩的石头有过任何兴趣,哪怕是多看一眼都没有过。发源于秦岭深处的灞河千百万年来也不知携带过多少大大小小的石头从村前流过,一河两岸的人们却和我一样,对司空见惯的石头毫无兴趣,更懒得仔细揣摩。

而今,手抚这个扁圆的有点可爱的家伙,却有另一番情愫萦绕心头。

每年夏天我都会进山转转。由于交通便利的缘故,流峪、倒沟峪便成了最常去的两个峪道,年年都去,从不曾落下任何一个年份。峪道里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自然非石头莫属了,大到一座山,壁立千仞,小到一拳头,奇形怪状。更有甚者,凌驾于道路上方,摇摇欲坠,让路人不禁汗毛悚立,生怕那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的大家伙砸到自己而加快了前行的脚步。而遍布于小径的山石棱角分明,牙尖齿利,一不留神便会被刺得皮开肉绽血如泉涌。

石是山的产物,山是石的源泉。石头之于大山正如孩子之于母亲,山为母,石为子,冥冥中早已注定了命运的归属。在离开母亲的那一天起,便在情愿或不情愿中无可挽回地随着汹涌洪流翻滚而去了。经历了一路的沧桑和洗礼,被洪流斫得光滑、圆润,但那颗坚定之心未曾改变。虽已经历洪荒,却更讨人喜爱。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初出茅庐,犹如山坡落石,棱角分明,牙尖齿利,一不小心便伤及无辜,让人望而生畏。在岁月的洪流中被形形色色的人、纷繁复杂的事教训着,成长着,痛并快乐着。渐渐磨掉了棱角,卸掉了尖牙,变得平和,稳重,不再像当初那样让人望而生畏。欢乐、痛苦、精彩、失落、惆怅、愤怒……勾勒出一幅幅生活的画卷,不论你情愿或者不情愿,人生本就如此。

但愿,经历了岁月的磨砺,还能记得来时的路。还能拥有内心的那份宁静,不趋炎附势,不嚣张跋扈。还能拥有一颗坚定不变的心,宠辱不惊,风轻云淡。还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从从容容,潇潇洒洒。还能有一众好友陪伴左右,同舟共济,不离不弃。做一颗顽石吧!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