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本网专稿 > > 正文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七十三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第四章文景之治

  一 将计就计,吕氏遣兵将察变

  刘襄是继承父亲刘肥的王位当上齐王的,他是长子。刘肥为人宽厚,生性懦弱,深得弟弟刘盈和妹妹鲁元公主的敬重。所以虽然他不是吕太后亲生,但在太后执政期间,也没有遭到她的暗算。刘邦当年把刘肥封为齐王,一则是听从了田肯的建议,把一个大诸侯国分封给自己的儿子,二则也是因为刘肥年长且为人宽厚。但刘襄继位后境况却不同了,吕太后采取措施不断地缩小齐国的封地,首先割出一块给自己的侄子吕台,成为另一个诸侯国——吕国;然后又划出两块土地分别封给女儿鲁元公主和琅琊王刘泽。为这事刘襄气愤不已,但又敢怒不敢言,只好把仇恨埋在心里。

  吕太后去世之后,刘襄便开始摩拳擦掌,伺机报仇。他知道满朝的文武官员和绝大部分刘姓诸侯王早已经厌恶了吕太后的专权,她一死,一场铲除吕氏家族势力的风暴随时都有可能会刮起来。如今得到弟弟刘章捎来的密函,更让刘襄兴奋不已,他企盼的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刘襄立即召集大家商议起兵的具体事宜。他明白自己是高帝的长孙,只要他一起兵,其他刘姓诸侯王也会马上响应。这时,齐国丞相召平站了出来,他坚决反对发兵长安,说这样做有违道义,会造成天下大乱,威胁到大汉王朝的稳定。刘襄听了很是生气,非常时期还讲什么道义!吕太后专权讲没讲道义?吕太后杀少帝又讲没讲道义?他对众人说:“如不起兵,大汉王朝将快速消亡,吕氏家族一旦执政,在座的人中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所以必须尽快起兵,挽救大汉王朝于危难之中。”当然还有句话他没说,那就是一旦自己当上皇帝,在座的各位都能得到好处。

  丞相召平还在反对,刘襄害怕众人受到他的蛊惑,对起兵产生疑虑,立即宣布休会,下次再议。散会后,刘襄命人尽快将召平秘密处死。谁知召平得到了这一消息后,反倒以加强王宫护卫为名,下令王宫护卫军把齐王宫团团包围了起来。

  形势万分危急,刘襄被围在宫中急得团团转,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这时中尉魏勃对他说:“我去找召平说说,让他立即撤掉包围齐王宫的护卫军。”刘襄正急得火烧眉毛,听到魏勃愿意出面解围,自然高兴,当即同意。魏勃出宫见到召平,对他说:“齐王说起兵,也只是说说而已,他没有朝廷送来的兵符怎么起兵呀!你是一片好心,不愿见到齐王违背道义,可是把王宫包围起来也不是个办法。这样吧,你把兵权交给我,你再找齐王说说,让他打消起兵的念头。”

  召平包围齐王宫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齐王发兵,如今听魏勃这么一说,觉得也有道理。何况自己是个文臣,本来对指挥军队就是外行,见魏勃愿意出面替自己指挥也就不再强撑着了。谁知他刚一到家,魏勃就带领护卫军把丞相府包围了起来。召平知道自己上当了,后悔不已。府外护卫军呼喊着要冲进丞相府,召平意识到自己一定逃不了此劫,大喊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然后含恨自杀。

  召平一死,刘襄的阻力没有了,他封自己的舅舅驷钧为丞相,封魏勃为大将军,开始大张旗鼓地集结军队。为了壮大声势,扩大兵力,刘襄派内史祝午去到琅琊国请兵。琅琊国就是当年吕太后从齐国分割出来,任命刘邦的堂弟刘泽为琅琊王的封地。

  刘泽比刘襄大两辈,当年吕太后封他为琅琊王时,他总觉得有些别扭,在自己孙子辈的诸侯国里分割出一块土地让他去当王,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今天刘泽见齐王派使节前来,自然是隆重迎客。祝午见到刘泽,对他讲了齐王准备发兵西征,诛杀吕氏的计划。刘泽听后表示赞同,本来大汉王朝就是刘家天下,怎能容忍吕姓人篡位呢?祝午看刘泽没有意见,又说:“您是老前辈了,当年跟随高帝南征北战,经验丰富,齐王请您出马帮他带兵,重振刘家江山。”

  刘泽听到这话受宠若惊,他没有丝毫怀疑就跟着祝午到齐国去了。谁知到了齐国,刘襄就命人把他关押了起来,让他交出琅琊国的兵权,统归齐国指挥。刘泽没有办法只好照办,不然他的老命恐怕难保。

  刘襄的兵力得到扩充,感觉时机到了,他发了一道檄文昭告天下。檄文中力陈:高帝刘邦当年平定天下后封自己子弟为王,天下安定,吕太后专权以后,擅自变更了高帝遗嘱,对刘氏宗亲进行残酷迫害,大力加封诸吕为王,仅齐国就被分为四个诸侯国。忠臣进言,太后根本不听,如今太后死了,诸吕把持朝政,拥兵自重,强迫列侯忠臣擅自改变朝制以令天下,大汉王朝危在旦夕,今我齐国起兵,西进长安,讨伐诸吕。

  檄文发出,立即得到了天下响应。楚王刘交马上复函,愿意率兵与齐国一同西征。很快,齐楚联军就向西开进。

  吕禄、吕产听到齐楚联军向西开进的消息后,忙命令颍阴侯灌婴率军向东迎击。形势万分紧迫,齐楚联军一动,其他诸侯王也会蜂拥而至。吕禄、吕产商议尽快起兵,占领皇宫,登上帝位。但他们又担心丞相陈平、太尉周勃从中作梗,计划无法实施。最后他们一致认为,等到灌婴和齐楚联军相遇交战时再在宫中发动政变也不迟。

  当时,济川王刘太、淮阳王刘武和常山王刘朝都比少帝刘弘小,虽然为王却没去封国,都待在长安宫中。这几个王也是吕太后为培养吕氏势力时加封的,他们都是惠帝与后宫女人所生的孩子,和少帝刘弘的出身差不多。吕太后之所以加封这些王,是希望自己在位时恩赐于他们,他们长大后也会记住她的恩德。所以这些封国名义上刘姓人为王,实际权力却掌握在吕氏家族人的手中。

  颍阴侯灌婴是商人出身,秦末各地爆发反秦大起义时,他毅然放弃生意投入到反秦的浪潮中,报名参加了刘邦的队伍。灌婴跟随刘邦南征北战,屡立战功。楚汉战争时期,灌婴的军事指挥能力进一步得到展示,他率领的骑兵部队驰骋在中原大地,直至把项羽围困在乌江边上。大汉王朝建立后,灌婴还率部参与了平定楚王韩信、韩王信、燕王臧荼、叛将陈豨以及淮南王英布的重大战役。他单独领兵击败敌军十六次,收复城池四十六座,平定一个诸侯国、两个郡、五十二个县,俘虏高级将领和政府官员多人,可谓战功卓著。刘邦在世时就很信任灌婴,加封他为颍阴侯。灌婴的能力和忠诚不但得到刘邦的认可,连惠帝刘盈和吕太后也对他十分放心。灌婴是位低调的人,刘邦去世后他的官职并没有得到提升,但他依然尽心尽力地干好自己分内的工作,不参与朝廷的政事,他的这种作风在吕太后去世了以后也得到吕禄、吕产的欣赏。齐楚联军率兵西进,吕禄、吕产派灌婴出关迎击,也正说明吕氏兄弟对他的信任。

  灌婴是跟着刘邦打天下的功臣,他深知大汉王朝来之不易,他对这座江山有着深厚的感情。吕太后在位时的所作所为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如今让他率领军队去消灭刘家的子弟,他自有打算。灌婴率部到达荥阳后就不再东进,让部队在此驻扎下来。他对身边的亲信说:“吕禄、吕产重兵在手,欲推翻刘家创建的大汉王朝自立,我率兵与齐楚联军作战,即使打败了他们,也是他们吕氏家族的功劳。”灌婴不仅嘴上这么说,他还秘密派出使节到齐楚联军,告诉他们暂时不要西进,静观其变,一旦吕氏兄弟发动政变,他们将联合起来讨伐。吕禄、吕产在派人出征这个问题上的确太草率了,因为他们根本无法领悟到灌婴与大汉王朝那种血肉相连的浓浓情怀,自然也无法预测到他在这个时候会率军倒戈,他们都还在期盼着他大胜而归呢。

  齐楚联军得到灌婴送来的消息,便停止西进。一场大规模的内部血战悄然化为乌有,但长安城里的空气却已显得万分紧张。吕禄、吕产在长安眼巴巴地等着前方传来的胜利消息,因为在没有得到确切信息前,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

  周勃、陈平也在紧张地忙碌着,他们自从得知朝廷发兵去阻击齐楚联军的行动后,就意识到吕氏兄弟还会采取进一步的动作,大汉王朝危在旦夕。可是周勃虽为太尉,手中却没有军权,无法调动军队;陈平虽为丞相却不能批复文件,无法干预朝政。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决定采取一个非常行动,即劫持老将军郦商。郦商的儿子郦寄,现在朝廷任职。陈平决定劫持郦商,是因为他知道郦寄和吕禄的关系非常密切。郦商长年征战,多处受伤,加上年老多病在家休养,劫持他很容易。陈平等人的行动进行得十分顺利,郦寄得知父亲被人带走后十分着急,很快就找上门来,当看到父亲安然无恙,自然也就放了心。陈平见到郦寄告诉他,让他去找吕禄,劝他们兄弟两人都回到自己的封国去,不要有什么想法,更不要想着在长安搞出些动静来。这样做对朝廷、对他们都有好处。如果不去封国,继续留在长安把持着军队,甚至干出些什么不利朝廷安定的事来,大家都不好过。

  事到如今,郦寄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去劝说吕禄。陈平告诉他,你父亲在这儿你就放心,我不会亏待老将军的,事情办完你就带他回去。

  吕禄是在赵王刘恢自杀身亡后被吕太后封为赵王的,但他自从受封后一直没有去封国,而是继续在长安掌管着长安戍卫和南北两军。郦况找到吕禄,把陈平的话原原本本地说给他听了,当然没有说这是丞相陈平的意思。吕禄听了觉得也有道理,他不像弟弟吕产,没有太大的野心。面对当前如此复杂多变的政局,退出来可能还是件好事。可这事情关系到整个吕氏家族,总是要找几位长辈商量一下才能决定。

  吕禄当着吕氏家族几位长辈的面,把自己想去封国的话说了,没想到立即遭到姑姑吕媭的反对。樊哙前几年去世了,遗孀吕媭在姐姐和侄子们的关照下活得挺滋润。她坚决反对吕禄、吕产去封国,说不能把军权丢掉,军权是吕家的根,丢了它就等于丢了吕家人的命,吕禄、吕产感觉姑姑的话有些危言耸听。吕媭见两位侄子不听劝便急了,从箱子里把金银珠宝全都拿出来扔在院子里,生气地说:“家都要完了,这些东西还有什么用?你们随便捡吧!”

  自从剥夺了太尉周勃的军权和丞相陈平的行政权后,朝廷中实际的军权掌握在吕禄手里,行政权则掌握在吕产手里。这一天,御史大夫曹窋找吕产议事,正巧碰到郎中令贾寿出使齐国回来。贾寿在路上见到齐楚联军压境,打听到大将军灌婴和齐楚联军私下沟通议和的消息,急忙赶着回来向吕产报告。他说:“吕王不早早去封国就职,如今要去都来不及了。”接着他把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及灌婴与齐楚联军议和的事详细地向吕产作了汇报。吕产一听着急了,顾不上与曹窋议事,急忙找吕禄商量对策去了。

  御史大夫曹窋是前任丞相曹参的儿子,他子承父业,兢兢业业地为大汉王朝操劳,因其个人的聪明才智升任朝廷御史大夫一职。曹窋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含糊,他得到信息后,立即去找周勃、陈平,告诉他们吕氏兄弟有可能在这个关键时刻采取极端措施,要他们加以警惕。

  周勃、陈平听曹窋说完后,感到形势万分危急,但周勃已经没有了军事指挥权,要稳住长安戍卫和南北两军,没有兵权是无法办到的。目前最要紧的是长安城内不能乱,要想长安城不乱,控制住长安戍卫和南北两军便成为当务之急。

  周勃决定冒险闯入吕禄的北军大营,能不能闯进去,他没把握。陈平也拿不出好的办法来,但事到如今也只好铤而走险了。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