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本网专稿 > > 正文

[阿尚记忆] 写给让我懂得乡愁的梁澄清先生


小叔建超发微信给我,告知梁老突然离世的消息,我正和家乡来的朋友喝家乡的西凤酒。席间还笑谈家乡的粱家村改名群星村不如改粱家湾来的时尚,梁老却走了,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少小离家,故乡飘在浮云上的名家我倒是知道的不少,也以他们为荣,经常和他乡人打嘴仗,但真正让我肃然起敬的为数不多,梁澄清先生是其中的一位。

结识梁老缘于村里的社火,他是咸阳民俗协会的主席,我小叔的好朋友。阿尚村的社火是清朝同治年间铁匠流传下来的老物件,一直是阿尚人视为骄傲的名片,2006年以后却十年没有了响动。去年,我家门口那棵传说中武则天手植的皂角树参加咸阳古树评选,引动状元村在外广大游子的乡愁,但大家谈的最多的却是家乡的社火。短短十年间,村里的社火艺人已经有十二位离开了人世,剩下的四位老艺人中有三位已经年近八旬,阿尚社火濒临失传。小叔是咸阳日报总编室的副主任,资深媒体人,他发起了抢救阿尚社火的活动。他邀请古都咸阳三位重量级文史专家,民俗协会主席梁澄清老师,作家协会主席杨焕亭老师,楹联协会杨波海老师联袂到阿尚村做客,和村民及社火艺人座谈,为阿尚社火鼓与呼。三位老师从各自的感受每人写了篇抢救,传承,保护阿尚社火的文章在《咸阳日报》一个整版刊登,引起社火各界极大地关注,为今年元宵节阿尚社火的成功打响了第一炮。我为阿尚社火募捐的倡议书也被小叔改成诗为三位老师的文章补白。三位老师,焕亭老师讲的是阿尚社火的人文化育,波海老师阐述的是情感寄托,梁老师通篇讲的是乡愁。

元宵节社火开幕,我从北京赶回村子已是中午。像很多乡村一样只有老人孩童的阿尚村,却因为十年不耍的社火涌进了六万人,而且是在县里一百多位辛劳的警察封村的限制下的结果,可谓人山人海。我匆匆地和三位老师见了一面,客气话都没说几句,梁老师和蔼慈祥的面容和满头银发已经烙在我的心里。艾路导演的纪录片《燃烧吧,阿尚社火》中梁老师的发言对我的触动最大,他讲:过年了,在外面的游子,马上想到故乡,想了过年,马上想到了他们村一个十分荣耀的事情,就是耍社火!

梁老师讲出了从我们村考出去的两百多位大学生的心声,讲出了我们在外数以千计的在外游子的心声。近日,艾路导演的这部片子在陕西团省委、省农业厅、西部网、陕西网络广播电视台主办的,“青山绿水家乡美”——陕西省首届特色与休闲农业品牌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已经稳居第一,我个人认为,充满乡愁的阿尚社火,名至实归。

阿尚社火展演的巨大成功,让艾路导演萌生了拍一部社火电影的愿望,他竟然成功地取得了国家广电总局的许可。我们一致认为民俗专家梁澄清老师做编剧是最佳人选。他很为难,我们明白他肯定希望帮阿尚社火这个忙,只是因为他手边《咸阳民俗志》的稿子时间紧,任务重,他实在是拖不开身。这次在工作时突然离世,不知是不是就是为了这部民俗志。

国庆前,我们筹拍阿尚果业的片子,我第一个就想到了梁老师,拍的时候小叔还安排梁老师和我通了话,听艾导讲拍的很顺利。阿尚的苹果熟了,我安排小妹把家乡的苹果送梁老两箱尝尝,想必他老人家已经享用了!

几天前,让我在诗里知道乡愁的余光中先生走了,现在,让我在社火中理解乡愁的梁澄清老师也走了,而我的乡愁呢,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走的!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