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本网专稿 > > 正文

北莽原传奇之《古董》

来到刘好古的家,仿佛走进了北莽塬文化博物馆。

大门口一对不知哪个朝代的叫不出名字的石兽高大威武;走进四合小院,迎面一堵秦砖做成的照壁,上面嵌着古关中民俗的大型砖雕,美轮美奂;两个拴马庄分立照壁左右,神态生动;一对老石瓮,含一泓清水,两片廋莲,清幽不俗;就连水龙头,都是双龙吐水,双龙吐水下边,一个大型的青石马槽做了落水池;各个房间门窗,一水明清关中老房木雕门窗,雕的是古关中民俗,美的像凝固的音乐;客厅里古色古香的红木博古架上,放着秦砖汉瓦,陶罐,瓦当;墙上挂着发黄掉渣的古画,瘦金体的题跋,仿佛一部中国文化史;书房门口一副对联:“良田有种图堪味,书德是福心无尘”,诉说着主人的不俗;书房里,一墙字画,满室藏品,书香扑鼻。

刘好古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混混了。虽然刘好古小学只上到三年级,可现在的他,已经是响当当的收藏家了。

刘好古原来不叫刘好古,叫刘晓忙,人称“小流氓”。 想当年,家境贫寒,小学没有读完,就流落社会,跟着社会上一帮闲人,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坑蒙拐骗,进出派出所成了家常便饭。后偶遇一江湖奇人,给他改名刘好古,告诉他“亿万家财赌完成乞丐,身无分文收藏做富翁”, 教育他收敛起二流子习气,培养文化气质,教他鉴别古物,字画,怎样收藏,同时把自己祖师爷传下来的密不示人的江湖秘籍《英耀》、《军马》、《扎飞》、《阿宝》四术传于刘好古。刘好古聪明伶俐,别看读书不行,可对这些东西极为喜好,马上拜这江湖奇人为师,尽得其真传。那江湖奇人也不告诉他自己的名号,见他学的差不多了,就飘然而去。临走手写一偈: 遇土成金,见水还魂,金同有误,西贝笑人。”让他牢记在心。

师傅就是师傅。偈语后来都应验了。

北莽塬上是十三朝的福地,历代在此大兴土木,文化积淀深厚,这里的每一把土都蕴藏着十三朝的喜怒哀乐,刀光剑影,爱恨情仇。锄地时,“亢朗”一下,秦砖蹦了锄,走路时,“哎呦”一声,汉瓦崴了脚。路边的一块瓦匝片,可能都见过许多大臣,迎过几个皇帝,看过数朝兴衰。这些在一般村民眼里的垃圾,种地时的障碍物,都被刘好古值一不值二的悄悄收起来了。后来慢慢地,这些东西值钱了的时候,刘好古已经是北莽塬的焉财东了——谁能想到刘好古的收藏已经价值连城了呢?遇土成金。”这都是土里来的啊。

就这,刘好古还不满足。渐渐地,他就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上了。凭着师傅传授的鉴别古物的功底和江湖四术,纵横北塬,呼风唤雨,偶尔也打打擦边球。“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终于有一天,警察找上门来了。

凭着江湖四术带给他的警觉,不等警察靠近,他已越墙而出,鼠窜而去。刘好古吓的魂都差点丢了,一路狂奔十几里,来到河边,身后警察紧追不舍,时值初春,路边柳树新芽,折一柳枝,做柳哨般拧皮抽芯,一咬牙,沉身河里,只留柳皮通出水面,供他呼吸。初春水寒,警察做梦都没有想到刘好古在水下潜藏,提着枪顺岸边追了过去。见水还魂”也应验了!还是师傅高啊,这次如果被抓住,不死也得脱层皮。仗着从小身体好,刘好古愣是没有被冻死,牙冻的得得着,撒着欢跑了。

记不得谁说的了:“文人有了草莽气,最多是个好师爷;草莽有了文人气,一定是个大豪杰。”刘好古平时就狡兔三窟,人虽跑路了,可经济上并没有多大损失。在跑路的几年里,南下南阳赏玉,北上富平玩石,深山寻访古庙,河边养性垂钓,又结交了许多朋友,学了许多知识。当把事情摆平了的时候,刘好古名声更大了,而这时关于收藏的政策也比过去宽松了许多。

多年过去了,他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师傅,他也想在无私待己的师傅面前尽尽孝,他也曾到处打听过,可是,黄鹤一去不复返,师傅还是渺无消息。渐渐地,师傅的一切也就模糊了。

数载暖冬,忽逢雪灾。闲来无事,三五挚友,盘腿炕上,把盏谈心。今年冬天冷的怪,雪下得出不了门。刘好古喊来那几个朋友,在几百年前的石磨盘做的炕桌上放了一个宋代青花小碟做烟灰缸,摆一盘花生米,也不要筷子,手捏着就往嘴里丢,不时推杯换盏,抿一两盅。腊月里可是这六味地黄酒的最佳饮用时节啊,秋收冬藏嘛,补肾啊。正喝的受活,谝的痛快,就听门外有人喊:“掌柜的在不在?”也不等里面答话,就见一个雪裹的麻包滚了进来。只见那麻包抖了抖雪,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来,“掌柜的,我是贾家庄的贾实诚,你看看,哈好给俩,赏口饭吃。”隔了一道手,递给刘好古,刘好古闭眼把玩瞬间,猛睁眼,原来是个从没见过的器物,质地像黄铜不是黄铜,像紫铜不是紫铜,像青铜不是青铜;模样像盆不是盆,像罐不是罐,像碗不是碗;上边有一些工(花纹),是从来没见过的,不对称,无重复;在看这玩意的底部,赫然有一个“曌”字大的不成比例,却是很有气势;边上有一道明显的搽痕,是新的,估计是让人看的时候磨的。闻闻气味,说土骚味又不是土骚味,但绝对不是化学味。这个物件,透着说不出的怪异,刘好古看的痴了。

就听贾实诚说道:“这是武则天皇帝的汤罐,后来送给她妈杨氏了,在后来跟杨氏一哒呢埋了,再后来隔七yuan八的奏到我这了。我急着呢,哈好给两个,你看着给。”

话说到这份上,没办法了,一咬牙,刘好古随手拿出两本货,甩给地上那麻包:“兄弟,你赶紧走,我没见过你。”

这个物件刘好古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根据经验,应该是真的,因为这个物件有那种怪味,那怪味又绝对不是化学东西,接触的多了,这一点还是能肯定的。据此,刘好古自己心里已经认定此物绝对是真货了——唐代胡人进贡给则天皇帝的!那花纹是中原没有的,那“曌”字是则天皇帝专用的。还有就是那武则天她妈杨氏就是在北莽塬埋着呢,就连那石狮子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又把自己心腹好友叫了几个看了,经过讨论,也都认同他的观点。分手时刘好古反复叮咛哥几个出去不要说这件事。

这几个家伙憋得难受,终于还是说出去了,就有几个老几喊开了,让刘好古请客:就用那个汤罐,做火锅,涮羊肉;喝他一箱北莽塬流传了两千多年的陈氏养生酒,怀怀古,抒抒怀,怡怡情,补补肾,这次聚会就叫“汤罐会”。

没办法,请吧。反正刘好古自己也高兴。本来是舍不得的,那东西可是古物啊,烧坏了怎么办?可架不住大家辍活,也就一咬牙,请吧。那一天,人不多,也就那十来个自己的铁杆伙计,什么李冷怂,张二蛋,王屎角,老木旦……等等都来了。

美味佳肴木炭火,把那汤盆洗了又洗,用剥了皮的电线吊起来,架在木炭火上烧将起来。六味地黄酒也斟满了。那个香啊——帝王用过的汤罐,果然不同凡响,烧的汤都倍儿香。再说了,我们吃的不是火锅,是文化啊,北莽塬上千年的文化啊,而且还是皇家文化。

大家往那盆里下着菜,吃菜喝酒,推杯换盏,吃的好不开心。可是也有人例外,李冷怂就和别人不一样。只见李冷怂眉头紧锁,只是喝酒,闷不做声,一筷子头菜都没夹,一口汤都没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发现李冷怂不对劲,就问李冷怂咋咧,李冷怂惹得大家关心起来:“冷怂咋咧嘛,吃!”李冷怂喝了一杯养生酒,就是不动筷子,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刘好古不高兴了:“冷怂得是对哥有啥心病呢?哥没得罪你麽?”“哥平日照顾我,我感激还来不及呢。”“那你为啥不吃?”“我不想说为啥,嫌影响大家情绪。”“说。”“不说行不?”“不行。”“哥,说了你怪我不?”“你不说我犯病呢,你说了我不怪你”“那我就说了。”“你那个汤罐是我的。”“啊!”众皆愕然!刘好古心想:“李冷怂果然不是个东西,原来是想夺我所爱啊!”

就听李冷怂说道:“流氓哥你知道我是个倩蛋蛋娃,我爸六十岁上才有的我,爱我爱的要命。你也知道我爸是个小炉匠,手艺还不错。我从小胆小,半夜尿尿都是大人端着尿,可是慢慢我大了,我爸老了,端不动我了,我爸嫌我半夜出去尿尿害怕,就找了一个电壶皮皮,是红铜的,又寻了一些废电线,还找咧些子弹壳,搁一哒呢给我打咧个四不像的尿罐罐,铜的结实,摔不坏。我爸爱好,这又是他最后一次打东西,就格外用心,还给上面胡弄咧些花纹,还说这个尿罐独一无二,奏给罐底弄了个独一无二武则天皇帝的独一无二“曌”字做记号,写的冷怂的大,刻在罐底哈。我从七岁一哈用到娶了媳妇,我跟我媳妇还两个人一起用,都好好的,后来给两个娃用着呢。前几天半夜正睡着呢,奏听你侄娃二怪喊逮贼,我领着大怪二怪撵出来,二怪奏拿尿罐罐砸过去咧,没砸上人,砸到墙角,谁知那驴日的把尿罐罐抱跑咧。想不到今个在哥这看见咧,罐底在砖墙上碰哈的样样还在呢,你看我又不好意思给哥要,在加上二怪一直还用着呢,怕影响弟兄们的胃口,所以我奏不言传咧。”

刘好古洋相出大了,想起了师傅留给自己偈语的最后两句金同有误,西贝笑人。”金同不就是铜字嘛,西贝不就是个贾字嘛?大叫一声“师傅!”口吐鲜血,昏倒在地。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