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曝光台 > 新闻报料 > > 正文

长春净月区有村民土地被征十年补偿款没着落

本站讯 都说农民因为土地征收能获得巨额财富,在农民赵守山看来可不尽然,他家6亩多耕地,上面栽种着多种经济树苗,在2008年被高新区管委会征收,土地征收价格每平方米还不到60元,本以为在地上物补偿一项,土地征收部门会考虑多给一些,让他苦恼的是,一晃10年的时间过去了,眼看着四周的楼房都起来了,他家的地上物补偿一分都没有拿到……

土地被征收补偿价格过低

2007年,长春市净月高新区管委会决定对净月高新区净月街道办事处管辖的先锋村村民的土地展开征收工作,村委会的干部宣传称,土地被征收了,村民的身份就和市民一样了,以后的社会保险、疾病医疗都和市民一样,为了子孙后代也应该支持管委会的决定,配合好各部门的土地征收工作。

先锋村赵面铺屯的村民赵守山本来不想在土地征收合同上签字,毕竟有村民没签,原因就是补偿价格太低。高新区给出的安置补助费是每平方米35元,土地补偿费每平方米15元,两项加在一起才50元,关于地上物补偿,土地征收部门的答复是:待核查后根据村民种植地上物的实际情况给予补偿。

                            村民耕地周围设置了铁皮围挡

由于有部分村民拒绝在土地征收合同上签字,直至2016年底,这些村民也没有拿到安置补助费、土地补偿费及地上物补偿费。

2017年4月初,先锋村赵面铺屯的村民发现,有人在被征收的村民的耕地上设置铁皮围挡,并有推土机和挖沟机开进围挡。

没有拿到占地补偿款的村民不干了,彼此招呼着呼啦啦围住了推土机和挖沟机,纷纷要求司机把车开出耕地。

“不要命”的村民拿到了补偿款

赵面铺屯的村民们日夜守在耕地上,不让机车作业,一个多月之后,有自称是开发公司项目部经理的人来到村民中间,他告诉村民,影响正常的土地开发是违法行为,给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或被追究刑事责任,十几台的推土机和挖沟机一天的损失就得几万块钱,这些钱最终会算到阻止施工的村民头上。

胆小的村民开始退缩了。

据村民赵守山介绍,当天,这位经理要求司机继续作业。

经理走后,一名开推土机的司机向在场的村民喊话:“老板有话,要求我们立即施工,如果有人恶意阻止施工,压死勿论。”说完,上车启动推土机。

村民老付站在车前指着司机说:“不给补偿款就别想施工,除非你的车从我身上压过去。”

推土机吐着黑烟,发出震耳的轰鸣,真的向村民老付开去,且距离老付和另外两名村民越来越近,在场的村民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在这时,派车所的警车一路拉着警笛驶到了现场,两名警察跳下警车,此时,推土机距离站在车前的村民已不足两米远。

村干部来了,街道办事处的宋主任也来了。

警察:“有村民报警说要出人命了,咋回事?”

村民:“我们的耕地,开发商没给补偿款就强行施工,太欺负人了。”

司机:“老板要求施工,我们是打工的,不敢不听。”

警察:“你们是土匪啊?不给补偿款还要碾压人,停下!”

在民警的喝阻下,开车的司机熄火走下推土机。

长春市净月高新区街道办事处负责村民土地征收工作的副

主任宋立新劝村民:“维权可以,一定要理性。影响开发商施工可不是小事,有问题可以协商解决。”他答应找开发商协商村民的各项补偿事宜。

宋主任将阻止施工的村民和开发商方面的负责人张经理找到一起。

宋主任:“你们看看,怎么办合适?”

张经理:“你们提一下要求,我向老板汇报。”

村民:“一亩地80万,少了不要谈。”

张经理表示回去和领导汇报,双方不欢而散。

宋主任对村民说:“你们要的价格太高了,我在中间不好协调,一亩地十万八万我还好说点话。”

开发商:我们拍得的是“净地”

没几天,工地上的马达声又响起了,原来站出来挡车的村民不再挡车了,有村民说,是他们拿到钱了。

赵守山也听说老付等人拿到补偿款了,老付一亩地得26万。赵守山找到工地上项目负责人,提出自家土地的地上物补偿没有拿到,负责人表示:村民补偿的事情本来与他们企业没有关系,上次企业肯出钱一方面是出于对街道办事处领导工作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尽快开工,不想和村民纠缠,所以在宋主任的协调下做出了一次性补偿,至于哪个村民拿到哪个村民拿不到不是企业所能决定的,有问题可以去找宋主任。

村民老荣婆子听说老付等人因为阻止施工拿到开发商支付的补偿款,也去了施工现场,她躺在一台推土机前想如法炮制,却被工地的负责人指使工人抬着丢到了围挡之外。

赵守山找到宋主任,宋主任埋怨说:老付等人来街道办事处协商要补偿的时候你不来,补偿款分完了你来了,现在企业不肯再出钱,他也没办法。

2017年8月26日,记者在村民方指点下,来到了赵面铺屯正在开发的土地施工现场,这里人来车往,一片繁忙景象。

通过现场的施工人员,记者了解到,负责这片土地的开发商是吉林大众置业有限公司。

记者一行来到座落在长春市经济开发区吉林大众置业有限公司,接待人员了解记者来意后表示,先锋村赵面铺屯的土地是公司通过正常的竞拍手续摘得的,当时拍的是“净地”,接待的人解释说,“净地”就是地面上没有建筑、种植等附着物的、且不存在争议和补偿的土地。

记者问该地块是以什么价格竞拍到手的?

对方回答:每平方米6000元。

宋主任:村民征地补偿已经结束

2017年9月8日,记者找到了长春市净月高新区净月街道办事处,见到了宋立新主任。

得知记者来意,宋主任称:净月高新区的先锋村赵面铺屯土地征收在2008年就基本结束了,村民说没有拿到补偿款不等于高新区管委会没给,先锋村前任村会计就是因为涉嫌贪污理不清账目服毒自杀的,前任村书记也是因为贪污被判了刑,好多问题现在无法查清。高新区管委会关于先锋村赵面铺屯土地征收和补偿的账面上已经平了,现在村民提出要地上物补偿,高新区管委会不认这钱。前些天,赵面铺的村民来街道办事处占领了办事处的食堂,影响非常不好,为了不让村民的利益受到损失,他找到了大众置业的张经理,经过协商,大众置业的张经理经过多次向老板请示,已经做出了一次性补偿。”

记者问:“这次补偿了多少户?”

宋主任:“七八户吧。”

记者:“每户拿到多少钱?”

宋主任:“记不清了。”

记者:“总共补偿了多少钱?”

宋主任:“也记不清了,有账。”

记者:“像赵守山这种至今没拿到地上物补偿的咋办?”

宋主任:“我找过张经理,张经理称老板不再同意继续拿钱,本来他们公司购置的就是‘净地’,企业不出钱,办事处也没办法。”

记者:“在村民手里面征地多少钱一平米?”

宋主任:“当时接近60块钱吧,。”

记者:“开发商多少钱一平米摘牌的?”

宋主任:“这个嘛,不太清楚了。应该是6000吧。”

记者:“60元一平米从村民手里征收的土地,6000元一平米被开发商购得,超出整整100倍,高新区的账面是怎么平的?”

宋主任没有回答。

高新区管委会的说法

针对村民反映的情况,记者联系到了长春市净月高新区管委会新闻中心,新闻中心针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回复称:赵守山的土地补偿款已经一次性结清,每平方米60元;村民付某等拿到26万补偿款的情况不属实。同时向记者表示,村民有问题可以通过正常的信访程序,直接找负责信访工作的宋主任解决。

记者从村民口中得知,负责信访工作的宋主任就是净月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宋立新,由于他“表现出色”被领导提拔到高新区管委会负责信访工作。

记者最终联系到了曾经阻止推土机施工的村民,付姓村民称:的确拿到了一亩地26万元的补偿款,可26万太少了,根本达不到国家规定的补偿标准。

净月高新区新闻中心在给记者的回复中只提出给了赵守山每平方米60元的补偿款,里面应该不包括赵守山提到的地上物补偿款,更没有提及赵守山家的地上物补偿何时解决、如何解决?看来,村民赵守山的维权之路依然遥远。(记者 丛陌)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