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曝光台 > 新闻报料 > > 正文

吉林长春:两级法院免除挂靠公司连带责任被控枉法

本站讯 2014年11月,徐凤琴以吉林省运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达公司)的名义与科左中旗国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吉地华府小区工程承包合同,总建筑面积87000平米,工程总造价为16500万元。该工程全部由徐凤琴管理和施工。

据法院的判决书记载:开工时,徐凤琴为进木材,从长春市二道区闵秀建材经销处(赵金行)赊来价值90多万元的木材,并出具了还款计划。经赵金行两年之久多次讨要,徐凤琴均以无钱为由拒绝支付木材款,赵金行在无奈的情况下,于2017年1月12日将徐凤琴和运达公司诉至长春市二道区法院,诉讼请求为:判处徐凤琴给付木材款90万元及利息,运达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但是,二道区法院主审法官翟微将此案一审就是八个多月,已经严重超出了法定的审理期限,最后二道区法院于2017年10月份下达了(2017)吉0105民初149民事判决书,判处徐凤琴给付木材款915865元及利息,但却判运达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下发后,原告不服,上诉到长春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主审法官王中旭经开庭审理后,于2017年12月份下发了长春市中级法院(2017)吉01民终58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为维持原判。

赵金行对此感到十分疑惑,他就先后咨询了多名律师和法律界资深法官,这些法界人士一致认为:一、二审主审法官属枉法裁判,应该判处运达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依据《建筑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建筑施工企业转让、出借资质证书或者以其他方式允许他人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对因该项承揽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建筑施工企业与使用本企业名义的单位或者个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最高法《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4条规定“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筑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134条的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由此可见,由于挂靠属于一种规避法律责任和风险的行为,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事实,一旦发现,将承担合同无效、没收违法所得的法律责任。合同法第272条规定,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的单位。

弄明白法律规定后,赵金行于2018年1月4日到吉林省住建厅建管处投诉运达公司出借建筑资质(挂靠)一案,要求住建厅建管处立案调查。建管处的工作人员答复:吉林省运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根本没有建筑资质,如果有资质就是伪造的。根据这一说法,运达公司是私刻吉林省住建厅公章,制造假的建筑资质证书,私刻住建厅行业部门公章,制造假的建造师和项目经理等资格证书等,承揽建筑工程,已经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和非法经营罪。同时,因其拖欠农民工工资、偷税漏税等现象十分严重,上访现事件频发,诉讼官司不断,给社会造成不稳定因素,破坏了社会管理秩序。

有法律专家认为:吉林省运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将伪造的建筑资质借给徐风琴属于挂靠行为,徐凤琴在该工程项目上的一切经营事项都应该由运达公司负责并承担一切后果。既然建筑法有明确规定,那么一审法院的法官翟微为什么不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处运达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目的何在?长春市中级法院二审(终审)法官王中旭明知一审判决错误,为什么不改判运达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呢?法官的地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么这种枉法裁判又由谁来管呢?对此,记者将继续关注。(记者杨涛 峻岭)

编辑:西咸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