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咸新闻网
西咸新闻网
新闻频道
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曝光台 > 新闻报料 > > 正文

邢台某村征地补偿款变销号费遭群众质疑

    我们是邢台县浆水镇水门村112户村民,现向您反映因修邢和铁路,2017年3月16日上午,在镇政府信访办公室镇领导郝何琴和水门村村主任刘庆山与村民商定,国家赔偿土地款的75% 归被征户,25%归水门村村集体(有录音为证)。然而镇政府和村主任刘庆山出尔反尔,在土地被征,土地补偿款也下来后,竟然不按协商下放补偿款给被征户。竟与浆水镇政府互相勾结,暗箱操作,想吞掉这笔补偿款。

  然而,同为将水镇辖区的“寨沟、寨上、坡子峪”等村早已按原来商定的80%发放到被征户手中。

  在我们与镇政府村主任多次协商无果后,致使我们走上了上访讨说法的道路。2017年7月6日,我们按照信访条例逐级上访到国家信访局,镇里得到通知后,把我们从北京领回,路上还和我们说在国家信访局给你们销“上访号”就花了2万元。并承诺肯定会给我们处理好,给我们一个交代,回来后我们陷入了漫长的等待,政府竟然没了任何的声音。

  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只能踏上了第二次上访,我们刚到北京镇政府就带人把我们拦住,并强行带回。(上访没有成功)

  2017年8月30日上午,水门村在政府领导郝何琴、张兵臣的组织下召开了《全村党员与村民代表对北京上访人员销号罚款表决大会》,并对我们上访人员实施了两次上访销号花销11.8万元由上访人员承担的决定,进行了公式。并由上访户土地被征补偿款中扣除。听到这一消息真是晴天霹雳,土地补偿款没要到,还被罚款11.8万,这不是要人命吗?11.8万对我们这些老百姓来说这真是天文数字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试问这11.8万元“上访销号钱”究竟是怎么出来的呢?17年7月6日我们第一次上访刘庆山拍着自己的腰包告诉我们说“国家信访局‘销号’给你们花了2万元”。可是现在怎么就变成5万元了?第二次17年8月24日上访,我们在中途就被拦回,根本就没有成功,这6.8万元的国家信访局销号费又是怎么来的呢?

  就在我们怀疑罚我们11.8万元国家信访局销号费是不是真的时,村里知情人告诉我们,这11.8万元销号费已经由村主任刘庆山先后两次支走了,第一次是由村主任刘庆山让会计从镇财政所水门村集体账户上支了5万元现金并交给刘庆山的,当时这笔钱是干什么用的会计也不清楚。第二次上访消号费用,在村主任刘庆山的多次催促下,于8月30日上午从镇财政所水门村集体账户上转6.8万元到刘庆山的私人账户上。

  在我们得知我们的土地补偿款,被镇个别领导和村领导班子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套走后,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我们百般无奈时,只能求助媒体朋友把此见不得光的事给与曝光,希望更多的政府领导能够引起重视,为我们这些依靠土地为生的农民做主。

  水门村全体被征户


编辑:西咸新闻网